> 正文

【文學薈萃】盧賢德|門源冬韻

2019-11-07 09:20來源: 《金門源》文學雜志

  漸漸地,遠去了草長鶯飛,遠去了柳綠桃紅,遠去了和風細雨,遠去了蝶狂蜂鬧。隨著第一場雪的來臨,氣溫驟然降低,門源大地告別了鋪金鎏翠、姹紫嫣紅的溫暖季節,進入漫長的冬天,仿佛一下子從夏天一步躍入,不給秋天一瞬駐足留戀的機會。像青海高原大部分地區一樣,門源的冬天總是顯得勿忙而無序,不跟季節打招呼,卒不及防間,捷足登上各個山頭,然后把冷峭、厚重、肅穆、嚴酷而不可親近的面貌一覽無遺地展現在人們面前。 時間久了,我們會發現門源的冬天別有一番情趣,在冷峻中蘊含著溫暖,在凜冽中透露著仁慈,在嚴酷中隱含著熱情。佇立曠野,矚目四望,是一片褐黃的土地,未翻耕的田地一直延伸到空邈的遠方,與山麓融為一色,顯得單調而蒼涼。腦海中不禁幻化出夏季的景致,金燦燦的一色,美得令人心醉,百里花海招展著迷人的風姿吸引著四面八方的游客觀光旅游。而現在,這里退去了夏天的盛妝,恬淡靜謐,如單色水墨畫,在晨曦中,在斜陽下,在晚霞里,像一位長途跋涉的旅客,找到了一個安靜的港灣,抖落了一身疲憊,恬然而眠。 只有天空的顏色是四時不變的,依然是春天般明媚、夏天般湛藍、秋天般的明凈,因而有了更加深邃的內涵。如洗的天空,如絮的白云。頭頂不時響起一陣蜂鳴,飛過一兩架銀鷹,在天空中繪制出如煙、如帶、如紗、如虹、如橋似的圖案,把人們的思緒帶到很遠、很遠。 在這靜謐時候,飛飛揚揚地下了一場大雪,把天地裹得嚴嚴實實,把門源打扮成一個粉妝玉砌的冰雪世界。但這雪并不恣虐,它機智地躲開西伯利亞寒流,在人們最需要的時候,悄悄地飄落下來,給大地蓋上棉被,給高山披上銀妝,給燥寒的空氣帶來濕潤,仿佛雪地下熟睡著無數個鮮活的生命,怕被狂風侵虐、被烈日暴曬,嚴密無縫地裹住一切,溫婉而安靜,若有所思,若有所悟。鏡天無一毫,銀地無纖塵,在自然的原色里,在季節的底色里,留下了最美的寒魂,神工不留斧鑿,巧飾臻于至境。這是個透明而晶瑩的世界,山有多高,雪就有多遠;水有多深,冰就有多厚。南面的達坂山與北面的冷龍嶺遙相對峙,像兩位倚天而立的衛士,身著銀色鎧甲,注視著周圍的一切,震懾著心懷叵測的沙塵暴、“黑風怪”遠遠地遁去,守護著一方凈土不受侵犯。

  踩著潔白的雪,漫無目的地在曠野里行走,微風吹來,清冽中夾雜著冰棱的氣息,臉上像是用皮鞭輕輕地抽打著,微微刺痛。但你放心,這風是沁人心脾的,徐徐地來,不帶來一點沙塵,輕輕地去,不留下一絲傷感。這是世界上最干凈的風,濾盡了塵世的囂雜,保留著原始的清純,以浩瀚的氣概,超然的姿勢,彌漫于天地之間,似乎向人們傳遞著這樣一個信息:放心呼吸吧,這里的空氣最能養肺! “冬天雪蓋三層被,來年枕著饅頭睡。”冬日的門源明凈、澄澈、清洌、冷峻,沒有一點喧囂,沒有一點雜色,原野上裊裊升騰的炊煙,給村莊披了一層如夢如幻的輕紗。鳥渡冰壺影里,人在溫柔鄉里。在田舍茶肆里,在帳房火爐邊,村民們正在品嘗著新釀的酒,吃著新鮮的果蔬佳肴,訴說著秋天的收獲,播種著春天的希望。門源的冬天,像一位智慧老人,思謀著一個成熟的計劃,編織著一個晶瑩的童話,人們在她的搖籃里,安詳地居家過日子,繪織著色彩斑斕的夢。 “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銀山”,遙望山川原野,呼吸著高原大地上冬天的氣息,倍覺得藍天白云、冰天雪地的珍貴。連綿無垠的雪谷銀浪蓄積著大海一樣的能量,靜如處子,動如脫兔,只待春風吹拂,融成江河湖潭,滋潤山塢原隰,以磅礴的力量催醒生機勃勃的萬物,養育千姿百態的生靈。 這就是門源的冬天,在缺少色彩的季節里,她以其豐富的水涵養功能,筑牢了祁連山生態安全屏障,養護著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,把更多的福祉送給人間。

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02297
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湖南幸运赛车 日本足球直播 足彩竞彩比分结果 股票涨跌的意义 河北快三 湖北快3 在线配资 澳洲幸运8 大乐透 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 集中盈配资 广东时时彩 个股分析报告范文 简配资 中国竞猜网比分直播 无锡股票配资